上海诈骗律师

                  服务源于心,为民践于行,用热诚和实力还您公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咨询:18021018587 上海诈骗律师

                  15年 诈骗婚姻法律执业经验

                  成功办理1000余件诈骗、婚姻案件,获得当事人广泛好评

                  首页 - 诈骗纠纷 - 【菰城检心】检察官笔谈(9):阿正与小何

                  【菰城检心】检察官笔谈(9):阿正与小何

                    2021年09月20日13:09:31

                  (作者:陈杨 德清县人民检察院党组成员、副检察长)

                  那一天庭审结束,有人在旁听席叫我,我回头一看——

                  “是我!我结婚了,我有两个孩子,就在武康定居,我有工作,姐姐,我终于找到你了。”阿正欣喜地拉着我,发现我对他出现在法庭有点疑虑,安慰我,“我是来旁听的,你放心,我很乖,我不会乱来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我听着笑了,算来阿正也有30岁了,此时的他就像个孩子,“我很乖”这是10多年前他在和我的通信中常写的一句话。

                  2008年,我办理了一起故意伤害案,阿正是8名被告人之一,案发时还未满18周岁,他的18周岁生日,是在看守所度过的,那是一段等待判决的日子。

                  最初引起我的注意,是阿正一手漂亮的字,七八份笔录堆在眼前,他的字格外夺目,材料显示他的学历是高中,当时在外地籍被告人中已经是很高的学历了。这么小的人,离乡背井,不多时便涉嫌犯罪,这恐怕是少小离家的少年不曾想到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案件的起因很简单,少年人因口角之争,起了报复的念头,“重义气”的阿正和一帮朋友,将对方砍成了一个重伤、二个轻伤、二个轻微伤。法庭上,阿正仰着一张年轻而倔强的脸,眉微微地拧着。他的供述和被害人的陈述印证了一个事实,当时他用的是刀背砍对方,那么混乱的场面,他在挥起刀的一刹那,把刀刃转向了刀背,他说这样给对方的伤害可以轻一点,这是他引起我注意的第二个细节。

                  宣判后阿正连连朝我鞠躬致谢,我觉得心疼,一群似懂非懂的孩子,这样的年纪,本该在父母的身边,人的命运,有时就转变在一念之间。此后,和阿正保持了几年通信,希望能以自己绵薄之力,多关心他,多影响他,不要放弃自己,在狱中不要受到“交叉感染”。但是因为工作调动、阿正出狱等原因,我们失去了联系,我总在想阿正怎么样了?时隔12年,阿正又出现在眼前,比以前胖了一点,说话笑眯眯的,不像当年那么倔,这次是来旁听一个老乡的庭审。我俩都为这次重逢感到高兴,而我,还有更多的欣慰。

                  有人问我,办案这么多年,一定有很多印象深刻的案件或事情吧?一瞬间,我突然有点答不上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是时隔12年再度见面的阿正吗?是那一桩当庭判决有期徒刑十四年的零口供贩毒案?还是尽了全力调解后,对一名为妹妹打架的在校大学生作出相对不诉的故意伤害案?是那一次开完庭后,和警官的通话,彼此感谢对方为这桩案件作出的坚持和努力?还是,和同事加完班后,走在回家路上,看着远远近近星星点点的万家灯火,心中的宁静?我可能讲不出太多的豪言壮语,但每每遇到这样的时刻,内心就特别的满足,就会觉得,作为一名司法工作者,坚守初心与使命是再理所当然不过的一件事情了。相信,很多人都有过这样动情动心的时刻。

                  上文说起那位为妹妹打架的大学生,小何,这起故意伤害案也有一段故事。酒吧里与人发生争执,致人轻伤,部分赔偿,当时承办人打算起诉。审批时,我注意到案卷中附着学籍材料,这是一名在校大二学生,再看案情,发现案发起因,是因为小何为妹妹在酒吧里过生日,有人过来言语挑衅妹妹,小何情急之下作出了过激的行为,如果起诉,对一名未完成学业的学生影响太大了。我和承办人商量,询问赔偿情况,承办人回答,问过好几次了,小何家里不同意再赔偿,我们决定再试试,如果双方能达成和解,可以对小何作不起诉处理。拔通了小何妈妈的电话后,整个办公室的人都听到了我接的这个大嗓门电话,这位固执的母亲在电话里牢骚抱怨,说为什么不愿意赔就是怕我们没完没了地要钱,反正要吃官司了。找了小何妈妈几次,她总是很激动,我们心里叹惜,但还是不想放弃,最后我留下联系方式,请他们再考虑考虑。

                  过一天,小何的爸爸带着小何找到了我们,小何爸爸比妈妈平和理性,但是平时太忙了,没有太多时间顾及家庭与孩子,他告诉我,那天是女儿执意要去酒吧过生日,他对两个孩子的教育表示困惑与忧虑,因为对法律不了解,所以对被害方也有顾虑,我为他解释了关于赔偿的义务,如何让小何为自己的行为承担责任,以及相关的法律规定,对小何可能产生的影响。小何爸爸打开了话匣子,我们聊了一下午。经过几天的接触,双方终于达成了和解,我们对小何作出了不起诉决定。

                  这个案子已过去四年了,我想小何应该已经工作了吧,小何只是我们这么多案件中普普通通的一个当事人,虽然不知道他现状如何,但是至少我们检察机关努力过。我们多往前一步,他们就有可能在悬崖上往后退一步,我们多做一点,就有可能改变一个人的人生!

                  基层检察院,轻罪刑事案件占比大,普通案件不普通,我们是一诉了之,还是把握和解决好案件背后的深层次社会问题?是就案办案,还是从具体案件中发现和促进解决的办法,以体现检察官的职业敏感、社会责任?我们都知道刑罚的目的不仅是惩罚,更在于挽救,在于教育、感化、预防和恢复。刑罚不仅直接对犯罪人产生效应,还会对社会其他成员产生效应,不考虑刑罚的社会效应,谈何刑罚目的?很多人走上犯罪道路,主观恶性与重大刑事犯罪比,并没有那么深,或是因为一念之差,一时冲动,或是因为民间矛盾纠纷的激化,夫妻、兄弟、姐妹,邻里朋友恩怨纠缠,如果仅是机械定案量刑,并不能从根源上解决一些深层次的问题。我们一年要办很多个案件,但对当事人和他的家庭来说,一辈子也许只遇到这么一次,是怨怨相报何时了,还是一笑泯恩仇?努力促进社会和谐,减少情绪对抗,实现三个效果的有机统一,是我们新时代检察人应该坚守的初心与使命。体现在我们全面推进的认罪认罚从宽制度适用过程中,我们积极促进行为人悔过自新、赔偿和解,修复社会关系,坚持恢复性司法理念,这就是新理念引领实践创新,需要我们动脑筋花心思去努力。

                  前敦煌研究院院长樊锦诗,人称敦煌的“女儿”,她说,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使命,“只有在敦煌,我的心才能安下来。我为敦煌尽力了!不觉寂寞,不觉遗憾,因为它值得。”莫高窟位于甘肃省最西端,气候干燥,黄沙漫天,冬冷夏热 ,而樊锦诗从青春年少到满头白发,把最好的岁月献给了敦煌,为敦煌的后续利用作出了巨大的贡献。

                  年少时我们大多满怀理想踏入社会,但现实往往并不像想像中的那般跌荡起伏精彩华丽,我们的工作,只是日复一日地,要么趴在电脑前码字翻卷宗,要么去法院开庭、去看守所办案区提审。有首打油诗这么写道:“枯藤老树昏鸦,提审开庭换押。”午夜梦回,还会想着系统里那几盏小黄灯一闪一闪。但我想,我们有我们的使命,即便行程万里,也不忘司法为民的初心。万里归来颜愈少,此心安处是吾乡。

                  诈骗纠纷相关

                  ?
                  联系我们
                  如果您有诈骗婚姻纠纷的问题,请随时拨打诈骗婚姻律师服务热线。

                  手机:18021018587

                  地址:上海市静安区江场三路181号

                  Q Q:18021018587

                  微信:上海诈骗律师

                  友情链接: 深圳诈骗追讨 诈骗追讨 深圳收债公司大全 深圳追债 诈骗纠纷 追债查人

                  一分快3购彩网站